手机访问
注册 | 登录
  •  国内铁路 |
  •  轨道新闻 |
  •  路局动态 |
  •  企业新闻 |
  •  城市地铁 |
  •  国外铁路 |
  •  铁路财经 |
  •  高铁旅游 |
  • 北京轨道交通发展调查报告:京津冀互联互通正当时

    2015-08-10 11:04:13
       来源: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

        京津冀:互联互通正当时

      ——北京轨道交通发展调查报告

      本报记者 冷德熙

      7月31日,马来西亚吉隆坡。北京、张家口联合申办冬奥会获得成功!在当天的北京申冬奥陈述会上,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宣布,根据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北京至张家口的京张高铁今年开工,2019年将建成。届时,北京到张家口之间170公里只需要50分钟。

      此前,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曾宣布,北京将建成“一小时轨道交通圈”。京津冀重点城市群之间将构建高铁、城际铁路、市郊铁路和城市地铁四个层次的快速轨道交通网。作为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的重要骨架,三地之间、三地城市不同层次线路之间的轨道交通将实现互联互通。

      北京轨道交通的互联互通

      在京津冀交通一体化总体规划中,北京轨道交通网建设处于中心位置。北京轨道交通建设包括四个层次:第一层次是骨干线路网,主要负责沟通150公里以上 的区域;第二层次是城际铁路,主要是通过城际铁路联通70到150公里之间的城市;第三、第四层次是市郊铁路和城市地铁网。北京市将在今年建成554公里 城市地铁的基础上,修建1000公里城市地铁网和1000公里的市郊铁路网。

      不同城市之间轨道相互联通是“互联互通”的第一层含义。互联互通更深一层的含义,应该是城市地铁不同线路之间的“共线”“越线”运行,和市郊铁路与城市地铁之间“跨线”运行。

      只有实现同城地铁不同线路之间不同车辆、信号的共线运行和越线运行,才能实现不同线路之间车辆、信号资源的相互调配和资源共享;只有实现市郊铁路和城市地铁之间的跨线运行,才能在最短时间内大量运送乘客,从而避免出现高峰时段的人流拥堵。

      目前,北京已经在部分干线铁路、高铁线路和地铁之间实现衔接,如北京站、北京西站、北京北站、北京南站都有地铁线路相连,市域线八通线和地铁1号线、 大兴线和地铁4号线已经联通,未来还将建设中关村、丰台和东三环建设新的交通枢纽,届时市域线与市区地铁的联通和换乘将更加方便。

      北京的地铁从最早的1号线到刚刚建成的7号线和14号线,前后延续时间超过半个世纪。不同线路分别采用不同公司的车辆、信号,因而相互之间制式多有不同,未能实现互联互通;北京的市郊铁路与市区地铁的全面互联互通尚处于规划时期和建设早期。

      轨道交通互联互通的国际经验

      国际上,市区地铁发达的大都市均有更为发达的市郊铁路网,市郊铁路里程往往超出地铁线路长度。以纽约、巴黎、伦敦和东京为例,市郊铁路分别占轨道交通线路总长(地铁加市郊铁路)的75%、85.91%、88.23%和85.95%。

      国际上,市郊铁路与城市地铁的互联互通,依据衔接方式的不同,主要有纽约、巴黎、伦敦和东京等几种不同方式。

      纽约式的特点是,市郊铁路止于城市核心区交通枢纽,乘客通过交通枢纽实现换乘。伦敦式的特点是,市郊铁路与城市环线地铁相连。巴黎式的特点是市郊铁路 穿过城市中心区在沿线交通枢纽换乘。东京的市郊铁路与城市地铁的衔接比较特殊,作为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大东京市人口达3500万人,地铁里程只有 300公里左右,排在北京之后,每天的地铁客流量却在1100万人以上。

      东京市郊铁路早期主要在东京环线上换乘。后来由于客流量不断增大,环线出现客流拥堵。为此,一方面在市郊重新建设了交通枢纽,另一方面也通过不断改进 轨道、车辆和信号,实现了市郊铁路和市区地铁的直通运营,从而实现快速疏散客流的目的。东京轨道交通网通过环线衔接、枢纽衔接和跨线运营三种不同方式,成 功实现市郊铁路和市区地铁之间的互联互通。

      首都轨道交通问题的解决之道

      “严格说起来,京津冀轨道交通网的互联互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北京交通研究发展中心主任郭继孚对记者说。以北京为例,现有一些郊区线路与地铁的联通方式,由于实际上增加了市区地铁的拥堵程度,并没有达到互联互通、减少换乘的目的。

      北京交通大学郜春海教授认为,应该提出城市地铁“有限互联互通”的理念。“在现有城市中心区交通高度饱和的情况下,大部分城区地铁维持现状就好”。他说,只需要在市郊铁路与部分市区地铁线路之间,进行有效衔接,在输送客流的同时,有效减少换乘。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赵弘认为,京津冀轨道交通一体化的关键是有效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单纯在京津冀城市之间进行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没 有北京非首都的真正疏解,打通了各种‘断头路’之后,北京只会更加拥堵。”他说,“只有真正实现了非首都功能的疏解,才能最终解决北京的城市拥堵问题。”

      “在疏解了非首都功能之后,北京留出了空地和空间,通过置换,北京应该在中关村、CBD、金融街等核心城区,建设几个大型轨道交通枢纽,从而实现干线 铁路、市郊铁路与城市地铁的衔接和互联互通,城市拥堵问题才能减缓下来。”郭继孚认为这是北京轨道交通互联互通问题的解决之道。

    相关热词搜索:京津冀 调查报告 北京

    上一篇:广佛肇城际铁路无砟轨道全线铺通
    下一篇:最高天路“拉日铁路”为藏区人民推开一扇窗(组图)

    国内铁路
    企业动态
    物资招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