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注册 | 登录
  •  国内铁路 |
  •  轨道新闻 |
  •  路局动态 |
  •  地方铁路 |
  •  企业新闻 |
  •  城市地铁 |
  •  国外铁路 |
  •  高铁旅游 |
  • 变高铁之争为负债清偿担责如何?

    2017-09-08 10:30:41
       来源:胶东在线

     最近高铁很“热”,不仅因为9月1日起实现“时速350公里”,还因为加入高铁“争夺战”的河南地级市濮阳与中铁总公司之间引发了公开的矛盾和冲突。争夺形式不断翻新:民意论坛、万人签名、逼市长下课……“铁路不可能修到每个人家门口!”“凭啥可以修到你临清家门口?”(9月7日《中国经济周刊》)

      作为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的项目之一,京九高铁的走向持续引发关注。各城市当然愿意高铁从自己的家门口经停,以此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因此,地方间的高铁之争就到了“白热化”程度,有些阵势不亚于战场上的“刺刀见红”。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甚至有31名全国人大代表提交了“关于京九高铁过境济宁梁山并设站的建议”。去年全国两会期间,身为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六安市市长的毕小彬也站出来为自己的城市发声,希望京九高铁在六安设站,从阜阳取道南下经六安进入江西。

      然而,对高铁需要经停哪些城市,其实并不是仅靠“争”才能实现,里面必然有众多符合科学规律的东西,符合高铁经停的内在逻辑,这也是必须经过综合考虑后才能实施的一个庞大系统工程。众所周知,修高铁花费巨大,如果没有周密而细致的科学论证,无疑将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因此,高铁选线,必须慎之又慎。提交的各种方案,肯定需要经过反复比较才能最终被选定。其中,既有回收投资成本、客流量、尊重民意的考虑,更有符合国家发展战略的总体考量。

      高铁的选线与设站,必须符合科学,都需要满足高铁设计的内在逻辑。那种认为高铁经停的城市,一定能得到快速发展的想法未必就成立。从以往的经验看,也并非所有高铁经停的城市,都能够按原来的设想成为受益者,其中原因复杂。这可能是因为有些地方在城市自身的“内功”修炼上,还显得比较欠火候。

      今年元旦过后的首个工作日,时任江苏省泰州市委书记的蓝绍敏,就对泰州当时的“高铁热”进行了一番冷思考。他认为,不要以为通车就来资源,还要看到高铁带来的挑战,对一些小型城市而言,可能是“只见动车过、不见人下来”,有站不下、有客不留、有资源不聚。这番话就是给各地的“高铁热”泼了一些冷水,也算是一副“清醒剂”。开通高铁并非就意味着能使沿线各地都搭上快速发展的便车,“同城化”导致的“同质化”,以至于“撞车”都是“高铁依赖症”带来的。

      面对持续升温的“高铁热”,还应靠制度创新给其降温。责任和利益总是相伴共生,不能只谈利益,不谈责任。确实存在让高铁经停自己城市的强烈呼声,因此,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如果认为某城市有高铁经停的必要,那么,就可以考虑把该座城市纳入经停范围。然而,这并非意味着万事大吉,对高铁有强烈诉求的城市,必须担负高铁经停乃至修建带来的风险责任,如负债清偿责任,或因运营后带来的亏损责任等。

      当然,风险责任制的建立,必须事先从制度的设计上入手,以明确投资方或铁路部门与地方的责权利的主题关系,按照市场化原则运行,这看似良性的“高铁之争”。责任面前,风险均摊,规则面前,人人平等,因此,依靠更科学、合理的运行机制而非官方发起的当地“民意”,甚至靠关系让高铁从自己家门口经过,才符合现代管理运营理念。

      由此,变高铁之争为负债清偿担责,看似解决当前“高铁之争”的一个有效途径。利益面前,人人争先,如果利益中伴有风险,势必有人犹豫甚至退出,而以经济责任担当为主选择高铁经停,看似更跟公平、更合理。(作者:刘天放)

    相关热词搜索:高铁之

    上一篇:未来,常州地铁一号线周边是这样的风景!
    下一篇:最后一页

    国内铁路
    企业动态
    物资招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