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注册 | 登录
  •  重载铁路 |
  •  铁路安全 |
  •  电气化 |
  •  研究会动态 |
  •  轨道装备 |
  •  解决方案 |
  • 那节满载文学话题的车厢

    2017-03-06 09:43:21
       来源:人民铁道网

      爱好文学的人,总喜欢找个同道聊聊,汉字的精妙之处,细细咂摸真的趣味无穷。而坐火车,两个或几个人遇上了,那真是一场有关文学的盛宴。

      那年我出差去上海,坐定,刚拿出一本书,身边就坐过来一个人,嘿,原来是我们车间木铁组工长。这老兄块头大,嗓门高,很少有人能入他法眼。我们去木铁组公干,他总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木铁组工长,刺儿头一个,似乎是大家的共识。此刻碰上他,说实话,我一点他乡遇故知的幸运感都没有。可这老兄倒挺热乎,好像换了个人似的,问我看的什么书,还说:“前几天看了蒋子龙写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一个写工厂生活的中篇,味儿蛮足的。”听君一言,如雷贯耳。从没见他在铁路交通车上看书或与人谈论过小说什么的,他居然还知道蒋子龙!两人聊起来,相见恨晚啊!原来读中学时,他的作文还被语文老师当堂朗诵过。后来全家下放,在苏北农村,他也看了不少小说。“尤其是下雨下雪,不出工,我从知青插子那里搜来几本书,躺在被窝里过瘾,早中晚三餐并一顿就打发了。”他美滋滋地回忆着。

      2001年初,上海铁道报社组织去哈尔滨采风,回程的那个晚上,我和巢湖铁路公安分局的傅勇军坐到了卧铺车厢一边的侧椅,先是看夜色朦胧中的北国大地。莽莽苍苍的世界,一闪而过的灯海,列车在大地上写着激昂的诗句。傅勇军说,有一段时间,他们安徽铁路上几个文友一起“炼字”,他说无论写小说还是散文,得让你笔下的字活起来,跳入眼帘,让人一瞥惊艳,挥之不去。否则,文字抓不住读者,人家读你一段,勉强;再读,没滋味;第三段人家就不会再读了。傅勇军这番话让我印象深刻。我说,我记得你写巢湖女孩的句子:“青春的长发旗帜一般飞扬!”继而,我们又说起了《上海铁道》报近期开栏的大特写稿件,不谦虚地说,稿子只需一眼,我们就能看出谁早年一定写过小说,不论是否发表,他对场景、人物的描述都透着一股底气,而没有写过短篇小说或报告文学的人,每逢对重要场景的描述,状态就有点“虚”——卧铺车厢熄灯了,我们只能小声再小声。车轮铿锵,列车穿过北方大地向南飞驰,而我们有关写作的那些妙语,也悄悄在夜的车厢里盘旋。

      还有一次,原南京铁路分局的詹怀臣秘书长带我们一干通讯员去厦门开表彰会。两个白天,我们都从上铺或中铺跳下来,挤在那两张下铺上围着秘书长说说笑笑。当说到秘书长写的皖南系列散文时,我们都说文章精致、耐读,当为上品。詹秘书长像个大姑娘似的红了脸,连连摆手。他说非常喜欢去皖赣线走走,觉得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有无限的生命力。他虽出生在东北,但对皖南的白墙黑瓦、溪水环绕却一往情深。他说在那边拣了些当地人丢掉的小东西,半截木头啦,一个缺角的香炉啦等等,置于案头,能慢慢看出一个个小故事。他说,只有喜欢,才有写作的欲望和激情。一文友当即诵读了他在《小站站长》中写的一段文字:“清晨,501次慢车,载着我,一步一步向你走来。一路上,野菊花顶着指甲大的杏黄小伞,开成一片又一片绒毡;芦苇的绒穗,长长白白,像挥起的千万支羊毫毛笔,在给这九月打分;阳光下的钢轨,红得近乎透明。”之后,我和詹秘书长还有点私下交流。我说,我看了秘书长写的游记,觉得能看懂你表达的意图。我写游记没你写得好,但我每篇游记也都不是纯粹的记游,而是找一角度,意在一点,方敢下笔。比如我游泰山后写的《泰山石》《月观峰落日》,去烟台等地后写的《海风中的蓬莱阁》《海不扬波》,都是这个意思;而秘书长几乎所有游记都是截其一点,借题发挥,重在意境,写出美感。秘书长连说:“对对对。”詹秘书长后来出了一本书,书名正是一篇游记的题目:《午后的珍珠泉》。这是后话。一个人的文章,能否遇到一个懂得的人,是无法预料的。有人遇到了,有人写了一辈子,也没遇到。幸运的是,我将自己的拙见告知了对方,并得到了对方的心领、首肯。所谓“知音”,其实不易。这一切,发生在飞驰的火车上。是否,那一种贴地飞行,给我们带来了极其灵动的话题,让我们神思飞扬,不拘一格,自由自在,尽情释放?

      之后,我还坐过无数次火车,遇到过很多热爱文学的人,我们一起谈莫言的小说,谈刘震云、余华、陈忠实、贾平凹等等。一个特别的时刻、特别的氛围、特别的场景,因有了特别醉人的话题,时间仿佛也被我们丢在了身后。只有窗外飞驰的原野、乡村、城市,为我们的话题铺垫背景;只有白天和黑夜的光色明灭,为我们的谈笑作着记录。车厢里的空间原来并不逼仄,文学创造的世界,广袤无边。比海洋更广阔的是什么呢?是天空和我们的想象力。而文字,正是想象力留下的印记。因为文字的跨越、开拓,让我们隔着洪荒千古,也能天马行空般地抵达每一个神秘的角落。

      往事历然,那节满载文学话题的车厢,还前行在长长的铁道线上。

    相关热词搜索:车厢 话题 文学

    上一篇:【寻找最美一线工人】景涛:操纵杆上追逐高铁梦
    下一篇:最后一页

    国内铁路
    企业动态
    物资招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