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注册 | 登录
  •  重载铁路 |
  •  铁路安全 |
  •  电气化 |
  •  研究会动态 |
  •  轨道装备 |
  •  解决方案 |
  • 关于铁路卧车的那些事

    2017-08-30 09:58:01
       来源:人民铁道网


    津浦铁路一等卧车。


    睡车车票背面。


    京张铁路头等客车。


    京奉铁路头等卧车。

      作家卞之琳写过一首小诗《睡车》:

      睡车,你载了一百个睡眠;

      你同时还载了三十个失眠——

      我就是一个,我开着眼睛。

      撇下了身体的三个同厢客,

      你们飞去了什么地方?

      喂,你杭州?你上海?你天津?

      我仿佛脱下了旅衣的老江湖

      此刻在这里做了店小二。

      这首诗写于1937年4月,诗人躺在“睡车”上,漫长寂寞的夜晚、单调乏味的旅途,使他夜不能寐,思绪万千。如果不看时代和作者,我们很容易把这首诗当作今人的作品。确实,新中国成立前,卧铺车已经十分普及,卧铺的设备、车票、管理制度等与现在的卧铺相比,有很多相同之处,当然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从睡车到卧车

      新中国成立前,社会对卧铺车的叫法不一,有的叫卧车,有的叫睡车。相应地,车票也有卧车床位票、卧车票、睡车票等叫法。卞之琳的诗以睡车命名,季羡林的《留德日记》也说:“坐的二等睡车,上车大睡。”俞平伯的散文《风化的伤痕等于零》也称作睡车。早期铁路官方文件称睡车的也不少。但是,与睡车相比,卧车的叫法更为流行。

      名称不一,不便于铁路统一管理,旅客也难免误会,因此,1937年,国民政府正式下发文件,统一称法,规定这种车今后一律称卧车,相应地,车票也称为卧车票,全路统一。

      卧车分等级

      1914年9月,胡适在美国留学,坐了趟火车,在车上给母亲写信拉家常:“夜十一时十五分乘睡车归。睡车者,火车之夜中行长途者,其壁上及座下,皆暗藏床褥。日间但见座,夜则去座。下榻有厚褥、净被、高枕、深帐,车行虽震动,而因褥厚,不觉其苦,故能安睡不惊也。”当时,很多中国人还没坐过火车,更别提睡车了,所以胡适把这个经历当作一件新鲜事说给母亲听。

      仔细看看这段描述,我们会发现,胡适乘坐的睡车与我们熟悉的卧铺车大不一样,实际上是当时美国流行的普尔门式卧车。这种卧车的特点是,白天为座车,晚上拉下床铺就变成了卧车;不分等级,不分男女,节省空间,简单明快,非常实用。

      与普尔门式卧车不同,我国铁路从新中国成立前到现在,使用的卧铺车都是包间式。其特点是,将一节车辆分为几个包间,每个包间内分为上下铺或上中下铺。其优点是数人一间,隐私性强,便于分别男女;缺点是售票、管理不便。

      卧车也分等级,主要分为头等卧车、二等卧车,少数铁路也有三等卧车,但不占主流。头等卧车只有两个人,分上下两铺。著名铁路专家金士宣在其著作《铁路运输业务》中说:“头等卧车之设备,异常华丽,垫褥装置弹簧,以减轻震动力,床面用皮毯或绒毯,卧具有毛毯、被单、枕垫、枕套,用具有毛巾、肥皂、肥皂水、拖鞋、保安火柴盒、女帽纸盒、衣钩等物,凡日用必备之物,应有尽有。”二等卧车是四人间,分为上下左右四铺,设备要简单得多,被褥、用具等也较简陋。张恨水的小说《平沪通车》写道,头等卧车里“睡塌上的弹簧软绵绵的,人躺在上面像驾着云一样”。二等卧车“睡铺要窄小,弹簧也不大软,人只是睡觉,不像驾云”。至于三等卧车,则只提供木板,被褥要自带,或者另外花钱向铁路部门租用,非常不便。需要注意的是,不管是几等卧车,都是有门的,看起来都是独立房间,如同我们现在的软卧车。

      卧车的票价

      一趟列车上可供旅客乘坐的车厢分为以下几种:头等卧车、二等卧车、头等座车、二等座车、三等座车,前两种是卧车,后三种是座车。一些运行时间较长的车次,这五种车厢全会挂上。

      火车票价实行按公里数计价,并实行递远递减原则。根据运行公里数算出的票价就是三等座车的票价。如平汉铁路全长1200余公里,每公里收取1.5分,经过折算,三等座车票价大约18元。卧车票价是在对应等级的座车的基础上按度过的夜晚数加价,也就是说,睡几晚就收几晚的钱。

      当时,一般规定头等卧车上铺每晚3.5元、下铺4.5元,二等卧车上铺2.5元、下铺3元。基本原则是,长途旅行,如从北京到汉口,如果不差钱,肯定买卧车票。头等卧车下铺61元,票价只比头等座车贵不到10元,却可以睡觉,非常划算。如果是短途旅行,比如从北京到郑州,买头等、二等座车票则非常合适。当然,对于普通百姓来说,不管长远,三等座车都是他们的首选。

      作家姚苏凤写过一篇很有趣的文章《两个客人一个车厢》,说作者有一次有急事想从南京到上海,匆匆赶到车站,准备买卧车票,谁知已经售完,只好买了头等座车的票。查阅当时沪宁铁路票价表,从南京到上海,头等座车票价10元,这趟车经过一个晚上,因此头等卧车票价只比头等座车贵3.5元(上铺)或4.5元(下铺)。

      上车之前,他预想,头等座车这么不划算,人肯定很少,上车以后,他惊讶地发现,整节车厢只有他一个人。显然,这趟车旅客大都是从起点坐到终点的长途旅客,所以大家都抢着买卧车票。

      这种情况下,高等级的座车没人坐会形成浪费,所以很多列车都不挂头等、二等座车,只有卧车和三等座车。但是这样一来,一些短途出行,不需要买卧车票但是又想享受头等、二等待遇的旅客的需求就被忽略了。因此,1935年,国民政府铁道部第九次全国铁路运输会议规定,对这种不挂头等、二等座车的列车,允许留出一两间卧铺房间,专供有此类需求的旅客乘坐。旅客坐这种卧铺只需要付座车费,不需要再花卧车费。

      本文图片由李子明提供

    相关热词搜索:卧车 铁路

    上一篇:记者在一线:“桑拿房”里的司炉工
    下一篇:最后一页

    国内铁路
    企业动态
    物资招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