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注册 | 登录
  •  轨道新闻 |
  •  路局动态 |
  •  地方铁路 |
  •  企业新闻 |
  •  城市地铁 |
  •  国外铁路 |
  •  铁路财经 |
  •  高铁旅游 |
  • 高铁站改名分为几步走? 改大改小各有讲究

    2018-04-16 10:01:59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又一高铁站改名在即。

      山东省济南市在建的高铁新东站,名称与已经存在的济南火车东站有冲突。

      最近,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在其官方透露,今年6月1日起,济南东站将更名为大明湖站,新建车站名称为济南东站。

      这不是中国第一个高铁站改名,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一个城市如果有多个火车站,人们往往习惯于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来区分。

      客观上说,随着中国高铁大发展和城市边界的不断外延,这种方式有时不再适合。主观上,地方政府往往希望借助高铁,为本地的发展“添把火”。

      各种因素叠加,导致目前高铁站改名已不算新鲜事。

      但高铁站名也不是想改就能改的,不少地方谋划为高铁站改名,最后不了了之。

    中国铁路总公司负责站名审批

      中国铁路总公司负责站名审批

      根据目前公开披露的消息,高铁站改名事宜的审批权在中国铁路总公司(以下简称铁总)。不过,不是由地方直接向铁总提交申请,而是需要层层上报,过程中伴随着意见征集和各方的协商。

      一般有改名想法的都是地方政府。是否改名,地方政府需要先统一思想。

      有的地方直接征求社会各方意见,形成共识,过程相对简单。

      有的则程序更为复杂。比如广东佛山,2015年时他们曾想将当时正在建设的佛山西站改名为广州西站,当时走了人大的程序。2015年年底,佛山人大同意了市政府《关于将佛山西站更名为广州西站的征求意见函》。

      在地方形成共识后,一般还要向上级行政机关或相关的城市致函协商。

      佛山在2016年年初就向广州发文,申请将佛山西站改名为广州西站,但广州当时表示正在研究。此事之后不了了之,现在佛山西站已经投入运营。

      另外在2017年3月,山东邹城市人民政府曾向上级单位济宁市政府申请将计划命名的鲁南高铁曲阜南站命名为邹城北站。现在具体设站情况还未公布,不过从这些案例都可以看出,地方政府为高铁站的改名程序比想象的要复杂不少。

      即便得到上级或相关行政机关的批准,距离高铁站真正改名至少还有3步。

      地方政府要再与地方铁路部门和高铁建设方达成共识,最终由地方铁路部门向铁总提出申请并提供相应材料,最终由铁总批准。

      例如,本月初淄博市发改委回复一位政协委员关于高铁站改名的提案中就透露,“曾向中铁三院和济南铁路局提出相关申请,但反复论证后不支持”,“更名需向铁总提供大量的支持性文件和进行数据库更新调整工作”。

      2014年金华西站改名为金华站时,也是接到上海铁路局通知,告知铁总已经同意改名。

      以上,可以看出为高铁站改名大概有几个步骤:地方达成共识,向上级行政单位申请,与地方铁路部门和高铁建设方协商,地方铁路部门向铁总提出申请,铁总做出最终决定。

      那些被误解的高铁站

      目前,地方政府为高铁站申请改名的一个主要原因是高铁名称容易给乘客造成误导,不熟悉的旅客很容走错,特别是对于有好几座火车站的城市,因为发展得太快造成站名出现偏差。

      2014年改名前,金华西站和金华站并存,不过金华站是货运站,金华西站是客运站,1996年启用。金华市铁路建设办公室负责人曾表示,“铁路金华西站不在城市西边,主要是10多年来金华城市发展变化太大了。”

      这也反映出很多城市高铁站名称的尴尬。

      不过,现在很多高铁站改名后,给乘客带来了新的困扰,有的高铁站名和其实际对应的地点有偏差。

      最著名的是沪昆高铁的铜仁南站。从站名上看,毫无疑问这是铜仁的一个高铁站,但其地理位置却在玉屏县,是铜仁的下属县。这个曾经的玉屏东站经过改名,变成了铜仁南站,但是距离铜仁中心城区有50公里。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再说一个著名的案例:湖北省的仙桃西高铁站与天门南高铁站。虽然从行政区划上看,两个车站命名没有问题,但从距离上讲,如果想去仙桃,从天门南站下车更方便,因为天门南站到仙桃市中心的直线距离仅3公里,而到天门市区的直线距离竟超过40公里。仙桃西站到天门市区的距离比到仙桃市区还少了近10公里。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如果通过当地的窗口购票,有的售票员或引导员会询问乘客目的地并给出意见,如果通过网络购票,没有提前查好,就很容易吃哑巴亏。

      站名“改大改小”各有讲究

      地方政府希望改站名的核心只有一个,提升地区知名度,继而带动整个地区的发展。但在实际改名操作中,却有两种不同的“路径”。

      一种是“改大”。上文提到的玉屏东站改为铜仁南站,就是一个典型“改大”的例子。

      在官方作出的改名说明中,一般都会提到,为了提升当地的知名度和形象。

      南京铁路部门2015年为了满足“大南宁”发展的需要,申请将以镇命名的坛洛站改为了南宁西站。同样在2015年的南宁市,已经安装好的“黎塘西站”标牌被拆除,改为“宾阳站”。官方称,黎塘镇仅是宾阳县的16个镇之一,改为“宾阳站”有利于打造宾阳县域品牌。

      另外一种路径是“改小”,一般是利用地方文化上的知名度。

      本次济南东站改为大明湖站就属于这种。现在的济南东站紧邻著名的大明湖景区,更名后可以起到“地物人文和谐的效果”。

      安徽省巢湖市将商合杭高铁“巢湖北站”申请更名为“柘皋站”,为了发挥柘皋千年古镇的影响力;长株潭城铁株洲段为了让站名更能彰显株洲地域特色,更改了3个站的站名。

      确定更名后,就进入实际落实阶段。车站方面,包括站名、站牌、电子显示屏等需要调整更换。当地媒体一般也会报道改名事宜,提醒乘客注意。最重要的,铁路售票系统要就车站更名进行系统升级。金华西站更名为金华站时,一共暂停售票8小时,从前一天晚上10点到第二天早晨6点,完成了系统升级。

    相关热词搜索:高铁

    上一篇:一条高铁线解锁深港半小时生活圈
    下一篇:最后一页

    国内铁路
    企业动态
    物资招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