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数据里的时代密码 看这个客流大站的春运新变化

   日期:2019-02-18     来源:新华社    评论:0    

  新华社合肥2月17日电(记者汤阳 郭晨)说起春运时的阜阳火车站,很多人可能会很自然联想到摩肩接踵、人山人海的景象。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春节过后手提编织袋、焦急乘车进城的外出务工人潮,曾一度成为火车站的标志性场景之一。


 2019年,阜阳火车站即将告别只有普速列车的历史,作为高铁通车前的最后一个春运,近三十年时间,阜阳火车站出行客流有哪些变化?请跟随新华社记者一起,去看看数据里的时代密码。

  网络售票逾八成 “躺在被窝里也能买到票”

  大年初九,在车站广场“金猪贺岁 2019恭贺新春”的拱门下,47岁的李振全正推着拉杆箱准备验证进站。在阜阳当地,有农历“三六九往外走”的传统风俗。当天,共有6万人次旅客像他一样,选择乘火车出行。

  从1992年外出务工,为抢购一张无座票风餐露宿排队两三天,到现在“躺在被窝里也能买到票”,移动互联网给李振全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便捷。

  据阜阳火车站统计:2012年春运车票网购兴起,该站互联网售票比例仅为10.8%;到2018年,这一比例已突破80%。“我们专门做过测算,人工售票窗口卖出一张车票最快也需要50秒,而互联网购票后在自助售票机取票,则只需要20秒。”阜阳火车站营销科科长袁晓伟说。

  他告诉记者,互联网让出行变得日益精准。“通过在网上查询车次、余票、正晚点等信息,旅客就不用提前到车站排队。近几年,阜阳火车站春运期间已不存在因无票带来的旅客滞留压力,售票厅人山人海的场景已成为历史。”

  发送人数趋平稳 长途无座票受冷遇

  “2010年是我们站的历史客流最高峰,春运期间共发送旅客172万人次。职工上班都得穿大一码鞋子,从早到晚连轴转,脚想不肿都难。”阜阳站客运值班员李玲玲说。

  今年是李玲玲的第二十四次春运,从让民工兄弟“走得了”到让旅客朋友“走得好”,在这位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看来,既有客流人数趋稳的原因,又有铁路运能增加、旅客选择增多的功劳。

  “上世纪九十年代民工外出,票价低廉的火车是首选;这两年,选择自驾或拼车回家过年的人越来越多,对出行品质的要求也变得更高了。今年春运,我们站每天经停和始发列车有204列,买长途无座票的人少了,硬卧、软卧车票倒是越来越吃香。”李玲玲说。

  数据显示,1992年阜阳火车站全年发送旅客仅21万人次,之后逐年高速攀升,成为全国五大民工潮源头车站之一。2011年客流出现拐点后回落趋稳,2019年春运,车站预计发送人数约167.2万人,单日最高峰也从10万人次减少了2万人次左右。

  长三角客流占主力 “普速+高铁”受年轻人青睐

  “从客流方向看,珠三角地区曾经是阜阳民工潮最初的主要流向;2001年以后,苏浙沪和省内客流已成为阜阳火车站发送旅客的主要目的地。”袁晓伟说。

  据统计,2000年春运,阜阳发往珠三角地区旅客33.7万人次,占发送总量的43.2%;2001年同期,发送23.9万人次,占比滑落至26.5%,而当年长三角方向共发送28万人次,占比31%,跃居首位;此后,每年春运长三角方向客流都牢牢占据阜阳火车站客流第一,珠三角客流则逐年下滑。

 

  火车站取票口前,旅客们正在通过自动取票机取票。新华社记者 郭晨 2月13日摄

  与此同时,阜阳至安徽省内客流也呈现出直线上升态势,从2008年春运的5.8万人次,升至2018年的37万人次。随着合宁、合武、合蚌、合福等多条高铁动车线路的陆续建成通车,“普速+高铁”接力换乘的出行方式,受到不少新一代外出务工人员的青睐。

  “我老家在临泉县,平时在宁波打工。虽然距离不近,但每年也都能回来个一两次。”对于80后旅客李先生来说,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明年春节能坐着直达阜阳的高铁回家过年。



 
 
更多>相关推荐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京ICP备13037644号-1